修罗小说网 - 言情小说 - 唇耳在线阅读 - 舔

    【什么意思】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,看着周言转身离开的背影,她张了张嘴没发出什么声音,最后整个人落寞的爬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对她来说,不仅仅是哥哥,更准确的来说,不想仅仅是哥哥。

    可是人太贪心了,结果总是不好的,周聆将头埋在胳膊里,强迫自己不去想。

    八岁时路过的一条阴暗小巷,一个帅气的少年,一句天真冲动的赌气话,让他把她领回了家。

    她就是一个被丢弃在孤儿院门前的哑巴,一个残疾孩子,就算是能说出话也是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的,是个正常人都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更何况他们的亲生孩子又那么优秀。

    周家对她很好,苏茗善和周城对她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,可越是这样,她就越害怕,太幸福了,她怕这幸福的日子是一场梦,一醒来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每次半夜醒来的时候她心里都会咯噔一下,然后打开灯看一看四周,粉红色的卧室,堆满了各种毛绒娃娃,她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门前,周言打开了门,只见他穿着灰白色的睡衣睡裤,修长挺拔,或是刚睡醒的缘故头发有微微的凌乱,揉了揉眼,睡眼惺忪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怎么在自己门前?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只见周言一边说一边进来:“我卧室的卫生间坏了,起来上厕所看到你的房间是亮的,怎么,睡不着?”

    一句关心的话,让她心里酸酸甜甜的,这幸福的生活都是他带来的。

    周聆抬头,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少年,此时此刻少年也目光下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温柔的,温和的,眉梢带着浅浅的笑意,整个人像月光下一潭清水。

    猛然的,周聆下床跑过去紧紧的将他抱住,头埋在他的腰间,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呜咽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怕,她怕自己又被送了回去,自己又变成了没人要的孤儿。

    少年眸子向下,长长的睫毛轻扫下来,掩盖了眼里的情绪,那双修长极美仿佛突破次元的手抚上了她的背,轻轻拍着:“小聆儿做噩梦了?哥哥陪你睡觉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下,两下,手掌有韵律的拍着她的后背,又轻又柔,像是微风吹落的一片绿叶落到水面上,点起了一圈一圈的波纹。

    同样的,也让她的心泛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【哥哥。】

    虽然没发声,但从嘴型看,知道她是在叫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【为什么不关灯?】

    “怕你害怕,等你睡着了我再关灯。”

    床上,两人面对面躺着,周言看着她,又瘦又黄的小丫头,眼睛又大又亮,鼻子小小的,嘴巴也小小的,睁着眼看着他,眼里满满的依赖。

    周聆比着手语:【哥哥,你怎么会手语的?】

    “以前跟着学校去特殊学校交流慰问,觉得有趣就学了。”

    【哥哥,等我睡着了你就要回自己的卧室了吗?】

    周言盯着她的唇,很饱满,蒲樱色中透着淡淡的红,像是滴了几滴晨露,很润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他伸出食指轻轻地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软,温热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周聆一愣,嫌她烦了吗?

    “想不想让哥哥走?”

    少年的眸子无光,漆黑的瞳孔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膜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走。”

    周言将她搂在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:“睡吧,我不走,以后天天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天天陪着她,周聆紧绷的神经一松,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香味儿,闻着闻着,她两只手缠住了他的腰,将头埋在他的怀里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有个哥哥真好啊,她想。

    一年,两年,就在她一步一步完全陷在他温柔的漩涡里,全心全意信任他的时候,他却向自己伸出了“魔爪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大概是四年级的那个夏天,也或许更早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周末,周聆看着书本上的习题,好难不想做,她想吃冰糕,看了一眼办公的mama,又看了一眼读书的周言,恰巧周言抬眸也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,我有道题不,不会。”

    周言将书放下,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,坐在她的旁边,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膀:“让哥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小聆儿讲话越来越顺了呢。”苏茗善笑着合上电脑:“今天晚上mama和爸爸有事儿晚点儿回来,你和哥哥在家好不好呀,小聆儿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苏茗善过来摸了摸她的头:“回来给你和哥哥带好吃的。”然后又抱了抱自己的儿子:“辛苦小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辛苦什么,周言盯着她亮亮的眼睛,淡淡的笑了。

    屋内,两人接着吻,两个舌头纠缠,完全是他在主导,周聆有些喘不过气,用手掐着他的后颈,似乎又怕把他掐疼,无奈,她就轻轻的揪了揪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言亲了亲她圆乎乎的脸,温柔的为她理了理鬓角的发。

    “喘不过气了。”好累,以往的亲亲没这么累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男人的声音有些哑:“那哥哥给你舔舔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掀开了她的衣服,一口含住了小嫩乳,又白又粉,像小馒头。

    舌尖轻轻的点按下去,牙齿慢慢咬着周围一圈嫩rou,温柔的又含又舔,周聆皱着秀气的眉,双手抱着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有些上头,很好玩儿。

    胸,腹部,肚脐,少年的眸色变暗,拉下了她的裤子,很白,两瓣肥厚的唇将中间包裹的就是一条细细的缝儿,他刚要用手将它掰开,周聆急忙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周聆扯着他的头发,然后双手捂着自己的私处,不让他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少年抬头不解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mama说,这里不能让哥哥和爸爸碰。”周聆有些为难,白净的小脸儿有一坨红。

    “这么会呢,我们是最亲的不是吗?如果没有哥哥,爸爸mama也不会带你回来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mama就好了,听话,把腿分开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多,但是她已经有男女意识了,周聆捂着下面,磨蹭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聆儿。”周言抬眸,看着她咬唇隐忍的模样,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:“好吧,小聆儿不喜欢,哥哥就不舔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安慰meimei的情绪,他抱着她教她题,一看到作业,周聆的心情更低落了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,外面的烈阳看着就热,院子里有一颗百年红豆杉,上面的蝉鸣和鸟叫吵的她头疼,周聆舔了舔唇,扭头看着他漆黑的眸,有些为难道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冰糕。”

    苏茗善给她规定的是一天最多只能吃一根,平时和周言撒撒娇她偶尔能偷偷吃两根,今天,她已经吃了两根了。

    她想再撒撒娇。

    “不行哦。”周言轻轻的弹了她一个小脑瓜崩:“吃多了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最,最后一根。”周聆缠住他的脖子,亲了亲他的耳朵:“就一根。”

    “mama说,小聆儿只能一天吃一根冰糕。”周言笑着躲开她的吻,逗弄的捏了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mama就好了……”她忽然哑然,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