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罗小说网 - 经典小说 - 心肝与她的舔狗(校园H 强取豪夺)在线阅读 - 第241章 把你两个sao洞插烂了也可以?内射呢?(H)

第241章 把你两个sao洞插烂了也可以?内射呢?(H)

    

第241章 把你两个sao洞插烂了也可以?内射呢?(H)



    第二百四十一章   把你两个sao洞插烂了也可以?内射呢?(H)

    徐竞骜忙揽住她上半身,“宝贝儿,哪儿难受?”

    那儿都难受,身体酸胀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。欣柑秀眸含泪,乌压压的睫毛被泪水湿透,垂塌在冰白的眼睑,鸦翅般簌动,小嘴张开,喉咙却是涩滞的,一时失了声,丰润的唇瓣抖动,水光泛潋,彷佛一捏就要溅出鲜甜的汁液。

    要命。

    徐竞骜眼底猩炽,掐起她下颌,微喘着含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徐竞骁抱紧她后半截。他浑身青筋都充血暴起,硬是抑遏着欲望没再动,胸腔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填满。脸从后面埋进她颈窝,深深嗅着她又奶又香的干净气息,叹息着笑,“心肝儿,爸爸好爱你。”

    欣柑痛苦的呜咽尽数吞没在徐竞骜的唇舌间。

    “感受到了吗?爹地也插在你里面……小宝贝儿……”他大手捧起一团嫩乳揉着,指腹碾摁奶头,脸压下,颌抵着颌,激烈地蹭磨她的唇瓣,宽厚舌面卷缠她的小舌,彼此舌rou舐滑翻绞,口液互换,水声啵滋。

    徐竞骁的舌头落在欣柑剔透的颈后肌肤,舌尖儿一点点沿着漂亮的背脊线蜿蜒往下,留下温热黏腻的水痕,手指绕进她腿心,夹捻翘出尖儿的可爱蒂珠。

    二人温情耐心的亲吻抚慰,渐渐缓解了身体的不适。奶乳和阴蒂轻柔连绵的刺激触动身体燥意,些许微妙的酥麻快感,从男女咬含的性器表皮掠起,连后xue都不再是纯然的胀裂灼痛。

    欣柑身子轻颤,腰窝跳动,喉间滚出娇弱的嘤咛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彷佛得到了鼓励,一左一右,凑到她耳畔,轻言细语地诉说对她的爱意,哄她别哭,他们都会疼她,一辈子对她好……

    受了委屈的孩子小脸挂满泪珠,娇娇滴滴地喊着疼,落在二人耳内,俨然蚀骨销魂,与呻吟无疑。

    娇嫩无比的奶头、蒂尖儿同时被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,又揉又掐,烙下道道深红指印,欣柑既觉疼,更多的,却是过电般的丝丝爽意。她挺起胸,抬高臀,把女孩儿私密纯洁的娇花rou蕊往他们手里送,嘴里咿咿呀呀地浪叫。

    俩人顺着她的意,愈发放肆地揉玩她的奶子和阴蒂,语气也变得暧昧潮腻,粗喘着夸赞她的身子很棒,前后两个saoxue都很小,很紧,很嫩,还不停地流sao水儿,把他们的jiba含得舒服极了,他们想一直插在她的小嫩洞里,永远都不拔出来……又问她的小逼和屁眼舒不舒服,喜不喜欢吃jiba……

    男人们性欲勃发,呼吸炙热,磁性十足的低沉男音吐露着极其下流yin秽的话语,一字一句彷佛裹着电流,‘咝咝’地洇入欣柑的耳膜,勾出她身体深处更多,更浓的痒意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尚未发育成熟的稚嫩身子被暴力插入扩张,明明胀痛不已,药物把男女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与快感无限放大,麻痹了她的感官,头脑一片昏沉,渐渐的,欣柑竟真的觉得好受多了,羞怯怯地点头,“舒、舒服……欣柑喜欢吃jiba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宝贝儿更舒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的屁股被一双大手攫扣,左右轻轻摇晃,插在她前后xue的两根jiba被带动,缓慢地剐蹭甬壁,肠壁。

    幅度虽小,两个幼xue紧窄湿滑,将粗硕rou茎裹勒得密不透风,每一点细微的动静,都带起性器官褶皮黏连,rou与rou淋漓不清地绞扯厮磨。

    少女娇媚的呻吟与男人满足的闷哼交织响起。

    短暂的舒爽过后,前后性xue泛起难耐的sao痒,本能地渴求更猛烈的摩擦捣戳,“唔……不够……啊、快唔……”欣柑细软的腰肢夹在两个男人中间,白鱼一般妖娆扭动,rou臀款摆,主动去吞套他们的jiba。

    二人皆被刺激得不轻,两张相似的俊脸略微扭曲,肌rou鼓立贲张,迸出粗大的血筋,看上去十分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耳畔男人的喘息越来越浑浊凌乱,室内情欲的味道浓得似要液化,连温度都被熏灼得节节攀升。欣柑完全搞不清状况,脑子成了一团浆糊,更顾不得害怕。她手脚虚乏,屁股扭了两下,人又瘫软了,随便扯住一个男人的胳膊,也不管是谁,小脸就往他怀内蹭,“呜……欣柑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徐竞骜揽紧她,“宝贝儿怎么了?”声线压抑,似在按捺着什么激烈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里面、呃……爹地、爸爸动啊……怎么不动了?”

    徐竞骁把头挨向她肩骨,低声笑着问,“心肝儿saoxue痒了,嗯?哪个更痒?”挺胯,guitou深抵着肠壁,打着圈缓缓戳磨了几下。软嫩的肠rou跟有生命似的,紊缩着绞咬上来,与稠热肠液胶融着,黏黏腻腻浸满茎柱。他嘶声呻吟,“小sao货……哪个洞都这么能出水儿……好爽……”

    欣柑也觉得舒服,叫得颈窝都在跳,满足地唤了声“爸爸”,意犹未尽地回头去寻他。

    半张脸被横伸出来的手掌扼住,徐竞骜扳过她腮颌,让她只能与自己对视。

    “爹地。”欣柑睫毛频颤,眼里湿漉漉,不知是水还是泪,整个人内内外外都湿透了,sao得不行。

    徐竞骜眯起眼,粗糙指腹来回摩挲凝脂般的雪肌,“宝贝儿想要爹地和你爸爸的大jibacao你?”

    “要啊……cao、cao欣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起cao,也可以?”他眉眼温柔,声线低哑,一句连着一句,“我,和你的爸爸,两根jiba,插进你的身体,同时cao干你前后xiaoxue,宝贝儿可能会有些疼哦。”

    欣柑鹦鹉学舌般重复他第一句话,“一起cao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竞骜轻笑一声,猩红舌尖儿舔润着唇rou,“把你两个sao洞插烂了也可以?内射呢?爹地和你爸爸的jingye,灌满你的小逼、屁眼。这样,宝贝儿也答应?保证过后不闹,不哭鼻子,嗯?”

    徐竞骁敛着眼梢,神色暗昧不明,“她不会记得的。”过后该闹,照样闹。

    徐竞骜捏了捏欣柑的下巴,“你点头答应,爹地现在就cao你。”她记得也好,忘记也罢,该问,他还是得先问了。

    欣柑盯着他张张合合的薄唇,声音却像从很远传来,只迟钝地捕捉到“点头”二字,立刻温顺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徐竞骁“啧”地笑了笑,倒也没再说什么,反而把jiba拔出去,只塞了三根手指入内,缓缓抽动着帮她继续扩张后xue。

    后面没那么胀疼,但莫名的好像有些空虚。欣柑的脸被徐竞骜捏住,便软糯含糊地喊他,“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乖,”徐竞骜拍了拍她的臀,将丰满的臀瓣掰开,“现在就给你。”yinjing往后拉出一截,他与徐竞骁插入之后,其实就没怎么动过,茎身此时湿淋淋沾满了蜜液,还淅淅沥沥带出了好些,“宝贝儿,水儿真够多的。”他忍不住亲了亲欣柑发顶,腰臀发力,将yinjing自下而上插回去。

    胀硕茎柱将紧绷的xue口撞得内陷,扯进去大片红艳嫩rou,随即又自逼缝挤压出一缕缕水丝,溅去二人相连的下体。

    “唔啊……”欣柑小脸高仰,身子酥软,白嫩藕臂搂住他腰身。

    徐竞骜低颈凑向她的唇,“宝贝儿,舒服吗?”

    作者的话: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关心。

    我没有写任何反动的东西,城市、人物全是虚构的。而且我从来没有提现过一分钱,没有从作品得到任何收益,所以还好啦。